失业率居高不下、扩表输给日本,FED如何让通膨达标?

英国金融时报周五(8月28日)报导,瑞士信贷美国证券首席策略师Jonathan Golub指出,日本在过去30年采取非常积极的货币政策,但无论是通货膨胀率或经济成长率都没有达到预期目标。Golub质疑,为何联准会(FED)认为美国可以拿出更好的成绩?

报导指出,FED新策略是否能迅速转化成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的具体前瞻指引、将是市场接下来的关注焦点。MacKay Shields资深总体经济师Steven Friedman指出,FOMC必须拿出实际行动,否则外界很快就会开始质疑它所提出的允许通膨超标承诺。

《世界报(Die Welt)》金融版资深编辑Holger Zschaepitz周二推文指出,日本央行(BOJ)目前的资产负债表规模相当于日本GDP的132%。相较之下,FED资产负债表规模仅相当于美国GDP的36.1%。

美国去年失业率创1969年新低、通膨也没过热

FED主席鲍尔(Jerome H. Powell)周四强调,如果通膨压力出现过度累积现象,或者通膨预期超过与目标相符的水准,FOMC会毫不犹豫地采取行动。

问题在于,即便美国失业率平均值在2019年(3.7%)创下1969年以来最低纪录,FED偏爱的通膨指标(核心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年增率)也没能大幅走高。

国会预算办公室(CBO)7月2日指出,2020年美国平均失业率预估为10.6%,2021年、2022年分别降至8.4%、7.1%。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A)周四公布,2020年第2季美国核心(排除食品、能源)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年增率报1.0%、创历史次低。

自2012年1月FOMC公布2%通膨目标以来,截至2020年第2季为止核心PCE价格指数年增率仅有4个季度曾达到2%或更高水准、最高仅升至2.1%(2012年第1季、2018年第2季、2018年第3季)。

升息终究是一场空?

CBO 7月2日指出,FED到2024年底预估都会让联邦基金利率目标维持在0.1%。

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报导,FED若在2010年代初期就开始允许通货膨胀率在一定时间内超越央行设定的2%目标,过去几年FED的升息幅度可能就不会那么大。

华尔街日报曾于2015年9月报导,包括欧元区、瑞典、以色列、加拿大、南韩、澳洲以及智利等超过12个已开发经济体都曾犯下「升息后再降息」的错误。

FED官网显示,FOMC在2015年12月、2016年12月各升息一码;2017年、2018年各升息三次、四次,每次均为1码;2019年8月起开始进入降息循环,在经过5次降息后将联邦基金利率调降回到2008年12月至2015年12月期间的历史低点(0-0.25%)。

Author: sheng, j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