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美国「日本化」!鲍尔:力阻通膨出现下跌循环

美国联准会(FED)主席鲍尔(Jerome H. Powell,见图) 周四(8月27日)对杰克森洞(Jackson Hole)经济政策座谈会发表演说时指出,美国通货膨胀率持续低于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设定的2%较长期目标是一件令人担心的事。

鲍尔说,许多人觉得FED想要推高通膨是违反常理的作法,毕竟低而稳定的通膨是经济维持良好运作的必要因素。

鲍尔表示,FED当然知道,诸如食品、汽油和住房等基本必需品价格上扬会给许多家庭(特别是那些失业和没有收入的家庭)增加负担。

但是,通膨长期处于过低水准会给经济带来严重的风险,低于期望水准的通膨会导致长期通膨预期走低、进而带动实际通膨率下滑,从而引发不利循环。

当通膨预期低于FOMC设定的2%目标,利率将随之下滑。在经济不景气时期,FOMC降息以扩大就业机会的空间变小,进而削弱FED透过降低利率来稳定经济的能力。

鲍尔指出,FED已经看到世界其他主要经济体出现这种不利的动态,并且了解到一旦陷入不利环境、就很难克服。FED希望尽力防止这种动态在美国发生。

鲍尔于去年11月指出,世界各国经验显示,一旦通货膨胀预期开始下滑、实际通膨率也会跟着走低,进而将利率拉到更低的水平。日本以及欧元区的经验显示,这种动态一旦出现就很难逆转,这会让央行更难透过进一步降低利率来支持经济。

中性利率下修对货币政策产生重大影响

鲍尔周四指出,FOMC与会者的中性联邦基金利率预测中位数自2012年初的4.25%跌至2.5%、对货币政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下修主要是反映均衡实质利率(r*或r-star,或称「长期中性利率)」的下滑。

鲍尔表示,均衡实质利率不受货币政策影响,主要是受到人口结构变化与生产力成长率等基本面因素所驱动。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FOMC副主席John C. Williams 去年7月在央行研究协会(CEBRA)年会发表演说时指出,美国的「长期中性利率」预估约为0.5%、比经济大衰退前的任何时期都还要低。

FED副主席Richard H. Clarida去年4月表示,中性利率在美国和其他国家似乎都已经走低,这种全球性的下跌现象预估将持续数年之久。

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中性利率的下降会提高央行政策利率在未来经济下滑时达到「有效下限(Effective Lower Bound, ELB)」的可能性。这种发展可能会使货币政策在经济衰退时更难以支持家庭支出、商业投资和就业并避免通货膨胀率跌至过低水准。

FED周四公布,截至2020年8月17日为止当周M2(广义货币)存量(经季节性因素调整后)年增23.6%、创1981年开始统计以来第二高升幅纪录。

在此同时,2020年第2季美国核心(排除食品、能源)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年增率报1.0%、创历史次低,美国货币流通速度(Velocity of M2 Money Stock)更创下历史新低。

Author: sheng, j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