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核心通膨创历史次低,FED发布未来5年政策框架

美国联准会(FED)主席鲍尔(Jerome H. Powell,见图) 周四(8月27日)对杰克森洞(Jackson Hole)经济政策座谈会发表演说时指出,最新公布的「较长期目标和货币政策策略」共识声明获得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委员的一致支持。

鲍尔说,新版共识声明解释FOMC如何解读美国国会赋予FED的双重使命,并描述委员们认为最能促进就业极大化、价格稳定目标的广泛框架。

鲍尔指出,相对于2012年采用的框架声明,修正版声明反映了FOMC对强劲就业市场的正面评价(特别是对中低收入社区),并且认同强劲的就业市场不必然会导致通货膨胀率出现的不必要上扬。

货币政策利率比以往更有可能受限于ELB

更新版的策略声明明确承认、持续性的低利率环境给货币政策带来挑战。美国和世界各地的货币政策利率比以往更有可能受到「有效下限(Effective Lower Bound, ELB)」的限制。

FED副主席Richard H. Clarida 去年4月表示,当政策利率触及ELB时,央行可以承诺将政策利率维持在这个水准、直到ELB期间的平均通膨达到目标水准(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涨幅达2% )为止。他说,补救策略奏效的前提必须是、家庭与企业事先确信央行会在未来的适当时机履行补救承诺。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FOMC副主席John C. Williams 去年7月在央行研究协会(CEBRA)年会发表演说时指出,就像小孩接种疫苗一样,当货币政策接近「零下限(Zero Lower Bound;ZLB )」时、采取预防措施比等待灾难降临要来得好。

货币政策需考虑到家庭和企业的预期心理

FOMC依旧认为、替就业制定一个明确的数字目标是不明智的,因为就业极大化水准无法直接衡量,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因为与货币政策无关的原因而出现变化。鲍尔说,过去10年自然失业率预估值出现重大转变证明了这一点。

FOMC持续认为,货币政策必须具有前瞻性、要考虑到家庭和企业的预期心理以及货币政策对经济影响的滞后性。

因此,FOMC的政策行动持续取决于经济展望以及展望所面临的风险,包括可能阻碍实现目标的金融系统潜在性风险。

美国核心通膨年增率创历史次低

美国核心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被视为是FED偏爱的通膨指标。

鲍尔周四指出,当通膨在一段时间内低于2%,适当的货币政策可能会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以让通膨率适度高于2%为目标。

鲍尔表示,FOMC计划大约每五年对货币政策策略、工具和沟通作法进行一次彻底的公开检讨。

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BEA)周四公布,2020年第2季美国核心(排除食品、能源)PCE价格指数年增率报1.0%、创2010年第4季(0.9%)以来最低。

FRED网站显示,1960年开始统计以来,美国核心PCE价格指数年增率最低报0.9%(2009年第4季、2010年第4季)。

Author: sheng, jia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