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运业强烈反弹.美众议员提案改革D&D、设服务标准

为了解决航运客户抱怨定价不公、未提供应有服务的问题,美国众议员提出了《2021年海运改革法》(Ocean Shipping Reform Act of 2021),引发航运业者强烈反弹。
FreightWaves、The Loadstar报导,民主党众议员John Garamendi、共和党众议员Dusty Johnson本周二(8月10日)提出的《2021年海运改革法》,对航运服务合约设定最低服务要求,并建立互惠贸易条款,倘若航运业者能安全乘载且时间合理,不得拒载出口货物。

Johnson在发布法案的简报上表示,「公平、可预测性是构成效率市场的必要条件。不幸的是,外国航运商的作法不但不公平、还难以预测,是时候做出改变了。」「法令早就已该更新。监管环境自1998年起就未曾有过重大变革,但至今市况已变了不少。」

除了上述变革外,法案还赋予美国联邦海事委员会(Federal Maritime Commission, FMC)其他新的权力:

海上公共运送人或港务营运商须确定,任何延滞费与留滞费(demurrage & detention,简称D&D)都符合FMC规定,否则将面临惩罚;

若港务营运商的延滞费与留滞费是依据国家的公共港口关税设立,则具有限豁免权;

将FMC对海运法延滞费及留滞费的解释正式编入法案,航运商有义务遵守符合公众利益的最低服务标准,新标准由FMC来决定;

航运商或港务营运商须将所有延滞费与留滞费的发票纪录保留至少五年,并在接获要求时将记录提供给FMC或接受发票的一方。

除此之外,上述法案还与允许第三方挑战FMC申诉中提到的反竞争协议,并建立新的延滞费与留滞费申诉流程,赋予FMC更为主动的调查角色。

代表全球90%运能的世界海运理事会(World Shipping Council, WSC)发布声明痛批,美国国会的改革法案,将使托运人在商务争议中取得较有利地位。「若政府决定干涉,就必须确保公平性,这代表法令必须说明每一方(all parties)若未履行职责,得负起什么样的责任、面临什么样的后果。」

WSC认为,上述法案并不公正。「美国消费者、企业出现前所未见的需求,导致市场暂时面临压力,不代表政府就可创造一个会延续多年的不公正市场。」

WSC坚持,上述法案忽视整个供应链须共同找到解决方案的事实,因为问题基本出在供需失衡上,并非航运业者单方面的不当行为。WSC直指,「仅仅规范航运业者,或供应链的任何一环,都注定会失败。」若美国真的实施改革,将鼓励贸易伙伴启用类似法律;在国际航运市场开启保护主义竞赛,对美国经济而言绝非致胜策略。

美国农业运输联盟(AgTC)则对上述法案表示支持,将近100家托运业者已签名赞同。AgTC信中指出,调查显示,全美有22%的农产品因为航运费率过高、业者不愿乘载出口货物、不合理的延滞费与留滞费而无法出口。

Author: sheng, jia